企业新闻
当前位置: 德晋>德晋集团官网>大红鹰最佳平台|污名化高纯利高风险 风口浪尖中催收公司上市为哪般?

大红鹰最佳平台|污名化高纯利高风险 风口浪尖中催收公司上市为哪般?

发布时间:2020-01-09 09:45:15 | 点击次数:398次

大红鹰最佳平台|污名化高纯利高风险 风口浪尖中催收公司上市为哪般?

大红鹰最佳平台,文 | 富途研究,作者 | 时与

在江湖中,「暴力催收」是个一直存在、又始终神秘的传说。红漆、裸照、天安社……催收的每一次公开亮相,都颇具戏剧张力。最近的两次,场景不同、性质不一,却合力给所有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1、10月21日,51信用卡总部被警车包围、搜捕的视频在全网疯传;午后51信用卡股价暴跌超40%,后紧急停牌;晚间杭州公安发布通报称,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2、10月23日,湖南永雄资产管理集团向SEC递交招股书,寻求赴美上市。根据艾瑞咨询,以承接的催款总规模计,湖南永雄在全国3000多家催收机构中排名第一,是最大的催收公司。作为国内第一家寻求公开上市的催收公司,永雄的招股书向公众揭露了催收公司背后的世界。

本文将从永雄的招股书入手,揭露「暴力」、「违法」、「被抓」等污名之下,催收公司到底有多赚钱?催收行业的空间又有多大?而风口浪尖之下,永雄又为何匆匆上市?

一、污名之下的催收公司有多赚钱?

1、轻资产高佣金:「无本万利」

正如其名,催收公司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助收回逾期借款,本质上是中间环节的工作。不需要投入出借的本金,也不需要承担本金无法收回的风险。因此,催收公司是典型的轻资产企业。

以永雄为例,2018年其营收为7.58亿元,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5.15亿元;而截至2018年底的总资产规模为5.86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总资产规模为6.41亿元。

与此同时,银行等机构无力催回的借款,才会被催收公司承接。这些所谓的烂账、坏账,收回的难度高、可能性低,债权人无奈之下让利的意愿就会很高。因此,催收公司从追回的款项中拿到的佣金不是一般之高。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业内一般将预期的借款分为三类:一级应收款——逾期1到3个月的应收款,催收公司一般按投入劳力收取固定每月收取固定佣金;二级应收款——逾期4到12个月的应收款,催收公司从回款中抽取10%-30%的佣金;三级应收款——逾期12个月以上的应收款,催收公司从回款中抽取35%甚至40%以上的佣金。

同样以永雄为例,由于更多专注于第三级营收账款的催收,它的有效佣金率很高,2017、2018、2019年中分别为44.3%、39.8%、35.3%。总体而言,佣金率的高低与应收款的预期年限长短、收回的难易程度密切相关。

2、高风险:游走在违法边缘

不过,天上掉馅饼是有理由的,银行以及其他借贷机构为什么愿意做出巨大让利,是因为它们缺乏追债催款的能力吗?或许有高低之分,但这是可以克服的。真正的原因在于催收行业的游走在监管红线边缘,银行们怕的,是总部像51信用卡那样被包围。

换句话说,催收公司们的「无本万利」背后,是承担着巨大的法律风险的。越难追回的借款,说明借款人的经济情况越差、抵抗意识越强;而恰恰是这些借款的追回能给催收公司越高的佣金,对应到具体的催收人就能拿到越高的激励;在利益面前,每一个催收人都有动力去运用各种方法催款,哪怕触碰法律红线。

这既是催收公司创收的本质,也是催收公司万一毁灭的根源,这是所有问题的根源。从永雄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它非常努力地想去解决这个问题。

1、强调远程催收,避免暴力冲突。

2、强调员工培训,知法守法。

3、强调过程监督,避免员工挑战红线。

从结果来看,永雄的被投诉率并不高,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其投诉率为0.11%,政府监管机构也尚未处罚或暂停它商业行为。然而,这终究是游走在违法边缘的生意,其高风险不言而喻。

二、信用卡+网贷:提前消费兴起带来的违约大市场

1、提前消费兴起带来的违约大市场

近年来,由于经济的快速增长和不断发展的消费群体,中国的消费信贷市场经历了大幅增长。经济增长以及消费抬头的同时,信用卡分期、花呗、京东白条等各类消费信贷也逐渐普及。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商业银行发行的未偿还信用卡余额一直是并且有望成为消费信贷市场增长最快的部分。中国信用卡市场的未偿余额总额从2013年底的人民币1.80万亿元增长到2018年底的人民币6.90万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30.80%,并且预计将以复合年增长率继续增长25.30%达到人民币17.00万亿元。

信用卡规模的全面增长,背后是发行的信用卡数量不断增加,以及向不太熟悉的借款人推出信用卡,这导致拖欠信用卡应收款的增加。拖欠信用卡应收账款的未偿还余额总额从2013年底的人民币1,387亿元增至2017年底的人民币6,68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8.2%,并预计将继续以25.2%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2年末,规模将达到人民币20,570亿元。

与此同时,源自信用卡消费的第三级应收款规模不断扩大,成为信用卡逾期款中占比最大的部分。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第三级不良信用卡应收账款市场已从2013年底的104亿元人民币增至2018年底的2740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92.4%,并有望继续以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2E年底,这一比例为40.6%,达到人民币10,722亿元。

2、竞争格局:永雄是最大的第三级应收款催收公司

从行业格局来看,一方面,中国的信用卡市场高度集中。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前20家商业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未偿还余额约占2018年中国所有商业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未偿余额的93.8%。另一方面,中国的催收行业高度分散。截至2019年6月30日,市场上有3,000多家拖欠应收账款收款服务提供商。永雄是国内最大的催收公司。

于2018年12月31日及2019年6月30日,按收款及收款专家的应收信用卡款额及应收账款专业人士人数计,YX在应收信用卡应收账款回收市场排名第一,应收账款分别为人民币362亿元及人民币289亿元以及9,744和分别有10,915名收藏专家。

同时,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以2018年中国信用卡未偿余额衡量,永雄为十大商业银行中的七家提供服务,并为中国知名的在线消费金融公司提供服务。

此外,第三级应收款领域是未来规模最大的细分领域,永雄在该领域也是龙头。

三、湖南永雄:催收公司缘何上市?

总体来说,催收行业自带bug,难以修复,天生就是在违法边缘反复试探的生意。而永雄所集中的第三级应收款领域更是回收率最低、佣金率最高、矛盾最大、最容易触犯红线的催收领域。因此,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永雄要寻求公开上市呢?在阳光下催收的积极意义在于什么?

1、员工激励、高管回报

在永雄的官网中,可以看到管理团队成员,其中谭曼是创始人,而周雄是谭曼妻子的兄弟。除此以外,担任副董事长的张化桥和担任董事的王开国都是金融界资深大佬,CFO赵公直也是多家港股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根据招股书,2018年10月15日,湖南永雄相关方和张化桥等直签订协议,若上市成功授予张化桥一定数量股份,湖南永雄在IPO结束前立即向张化桥交付,张化桥所获得股票将自湖南永雄完成首次公开募股之日起锁定2年,从而换取张化桥的服务。

此外,2018年,永雄还公布了一项针对员工的股权激励,以奖励表现优秀的员工。

2、品牌效应:拓宽应收款来源

上市除了激励员工、回报管理层以外,还有一个直接作用是增强永雄公司的正面形象,这对于催收公司似乎更为重要。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社会对于催收行业的严厉程度几乎是本能的,而监管和执法层面会愈来愈严也是可以预期的。对于永雄等大型催收公司而言,原本就生存在高压线之下,战战兢兢,上市会增加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却也不见得会增加多少的监管。

但监管加严对于催收公司业绩的负面影响非常大。从永雄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中也可以看出明显变化,一是虽然营收规模快速提高,但净利润显著下滑;二是综合佣金率显著下降,体现在利润表上则是毛利率下降;三是在承接和执行的应收款上,一二级的占比开始提升,三级中低佣金率的比重开始提升。

既然回归和坚守阳光下是必然的,短期内业绩的下滑也已经开始兑现,毕竟失去一些疑难杂症的高佣金率。

对于催收,转向佣金率较低的一二级应收款领域是一方面,扩大承接的应收款总量也是另一个增长可能。而永雄公开推进IPO,成为美股催收第一股。背后的品牌意义,对于承接更多大型商业银行的应收账款,甚至更多在线融资机构的业务,都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网络电玩城游戏平台